读写算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读写算杂志社 > 论文赏析 > 正文

全面二孩政策下重建公办托儿所的紧迫性

发布时间:2019-08-08 人气:

作者:南春花 来源:读写算 2019年2期
  摘 要 于我国农村实际,为全面实现教育公平、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作为基础教育的基础,托幼整合的出现应是正当其时。
  关键词 二胎政策;重建;公办托儿所;紧迫性
  中图分类号:G6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7661(2019)02-0018-03
  整个社会还没有建立起成熟的幼托服务体系,我对二胎只会望而却步。——对于要不要二胎的问题,《中国青年报》刊文称,公办福利性质的托儿所已经成为历史,谁来带孩子,这是一大难题。托儿所定义1980年,中国颁布了《城市托儿所工作条例》(试行草案),明确定义“托儿所是三岁前儿童集体保教机构”,由地方行政部门领导。托儿所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家长,尤其是帮助职业女性看护孩子。“托儿所”作为一种服务性机构,目前已经基本从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消失。
  一、托儿所的历史
  中国的托儿所出现于1929年。新中国成立后,托儿所进入蓬勃发展时期,在计划经济时代,托儿服务在中国城市中非常普遍,很多企事业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员工在上班时可以把小孩放到其中托管。1980年《人民日报》发表《从实际出发,继续办好托幼事业》,统计当时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共有各类托儿所、幼儿园98.8万多个,入托儿童3400多万人,入托率28.2%。这一时期,托儿所种类复杂,分属不同部门管理。厂矿托儿所由厂矿行政、工会组织、妇女组织共同指导;农村托儿所归地方领导;街道托儿所属于街道办事处;市区立托儿所是卫生部门设立的;机关、学校托儿所归属于本单位。
  二、消解,逐渐淡出历史舞台
  (一)企业改制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国企改制等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福利性的托儿服务体系被全面废止;大量企业附属托儿所在改制中被裁减,旧有的农村、街道托儿所也大都不复存在。据教育部2005年第二期《教育统计报告》显示,相比2000年,短短五年间,集体性托幼机构减少56668所,锐减70%——其中,托儿所的消失比重远大于幼儿园。另外,由于企业行政经常随意安插编余人员,致使托儿所的编制一般大于实际需要。由于编制大,人事费用开支也就多,,这也是托儿所消解的原因之一。
  (二)计划生育
  除了企事业单位缘于成本考虑之外,托儿所在中国消解的另一个原因,是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出生人口数量锐减,降低了托儿需求。
  (三)规范学前教育
  原本还有一些幼儿园开设针对两三岁的“托班”,但2012年政府颁布《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严厉限制幼儿园入园年龄,导致不少公办幼儿园陆续取消“托班”。
  三、托儿所消解后遗症
  二十一世纪初,基于保姆和老人帮带小孩等选择,使得托儿所的消解暂时没有对年轻家庭形成巨大影响。彼时城市绝大多数小孩都是独生子女,婴幼儿托养问题还没有形成困扰民众的社会问题。当时,因市场欠发达,中国劳动力劳务费偏低,雇请保姆费用在年轻家庭的日常支出占比不大;四个老人帮带一个孙子或者孙女,对于老人而言,时间、经济、精力等都尚能承受。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父母即使愿意出高价,也很难找到接受未满三岁孩子的托儿服务。虽然一些幼儿园提供日托服务,但数量有限,而且对小孩入托年龄有严格限制。如果夫妻双方在小孩两三岁前都必须参与工作,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项:一是长时间雇佣保姆,二是由家中老人来帮助看护。这两个选择过去能勉强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但近年城市保姆价格飞涨,雇佣全天看护孩子的高价保姆已经超出了很多上班族的经济承受能力。且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老人完全参与管教出来的孩子,个性发展不健全,如幼稚,不听人讲话,很容易发火,不能摆脱自我中心,不能换位思考,因为他被高度聚焦了;且婴幼儿长期与父母分离,严重影响其心理健康发展。0到3岁,是安全感确立的关键期,妈妈在这一时期最为关键,如果这个时期没有得到满足,一生都会有缺憾。
  四、国际现状
  主要发达国家在两三岁以前入托儿童的比例,普遍维持在25%到55%之间,而政府建设的大量托儿所为此起到了重要作用。
  入托率越低的国家的生育率也越低。北欧和法国入托率达到了50%以上,他们的生育率也最高。而日本、南欧和东欧国家的入托率最低,所以生育率也最低。特别是,法国以托儿所质量高和数量多而闻名于世,也因此两三岁小孩入托比例高达一半。法国的政策是地方政府提供资助,鼓励企业、社区与政府合作,兴建和运营托儿机构,很多普通家庭的幼儿甚至可以免费入托。这类托儿所遍布法国城乡,而且除了法定假期和暑期一个月以外,一般每天开放长达11个小时。得益于政府良好的日托支持和其他鼓励生育措施,法国的生育率达到了2.0,远高于欧洲国家的平均生育率。其实,与法国相比,很多欧洲国家如意大利的家庭观念更强,女性劳动参与率更低,但生育率却大大低于法国。这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法国政府提供更加完备的托儿服务。很多低生育率国家,都在效仿法国的成功经验。比如,日本和韩国政府都在不遗余力地建设更多的托儿所,鼓励雇主建立托幼设施,并根据企业类型和费用类型予以补助,以期缓解年轻父母在生育选择上的后顾之忧。
  五、托儿所缺位背景下的现实
  (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
  2013年11月15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启动实施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即“单独二孩”)。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决定将第十八条第一款分為两款,作为第一款、第二款,第一款修改为:“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自2016年1月1日起执行(即“全面二孩”)。2015年10月30日,国家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曾在解释“全面二孩”政策时指出,全国符合全面两孩政策条件的夫妇约有9000万对,预计政策实施后的几年中,中国出生人口总量会有一定程度的增长,最高年份的出生人

相关推荐